B.KEN

© B.KEN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就要搬家了,留个纪念

躺在床上想你时被喊起来打王者荣耀的诗意表达

自屋顶落下的太阳,
流过指缝,
刺穿紧闭的眼,
熨平灰色的床,
像你一样无法阻挡。

网瘾少年来到墙角,
越过重山,
循着离散的词,
响应遥远的呼喊,
到你的声音里游戏。

从高塔下远远望去,
穿过草原,
巨龙盘踞的河,
迷雾凝聚的水面,
那是与你相遇的地方。

“墙角信号比较好”—一个网瘾少女的坚持

临摹练习

Web全栈工程师的自我修养

刚拿到这本印得花里胡哨的书,略微一翻看到好多彩色插图,就觉得这本书水分应该挺高的。


但既然是抽奖送的,拿来看个消遣也好。


看这本书之前,全栈工程师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吹牛逼的词,代表着一种见识短浅的自大。当然看完之后我仍然坚持这么认为。


书的内容主要是作者工作上的一些经验,跟我们说明会吹牛逼与技术能力同样重要。这点我是很认同的,干得漂亮更要让别人知道你干得漂亮,在大公司尤为如此。其余的技术部分多是老生常谈,并且点到即止,获取不到什么知识点,当然薄薄的一本书要讲什么全栈也不能指望有什么干货。


作者更像在给在校大学生传授一些职场的经验,而不是纯粹的技术书籍,从这个角度来看,可以...

Masterpieces

就算是《安德的游戏》的作者,把书名取做“杰作”(来自百度翻译)也太不要脸了。等到翻开才知道是一本科幻短片集,这样看来中文译名《大师的盛宴》更酷一些(也可能只是因为我英文水平烂)

自己算不上一个科幻迷,只零散看过一些电影和几本小说。最吸引我的就是科幻作品中充满想象的世界。与奇幻魔幻玄幻什么幻相比,科幻的想象更壮阔,却也更严谨,惊叹之余还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。

一篇篇看下来,逐渐觉得科幻作品与传统的文学并没有太大的差别,科幻只是一个载体工具,表达的还是人(或者机器人(或者外星人(或者其他什么东西)))的选择,挣扎和反抗。

科幻的话题多数比较沉重,这些挣扎与反抗多数最后还是无可奈何。看来在这些作...

javascript函数式编程

     喜欢用现有的方案来解决问题,对新事物的抗拒应该是一种本能。业界最佳实践往往就这样成为懒惰的接口,在拒绝尝试的同时,也失去了发掘新事物的美好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了解函数式?

    每个语言都有自己的优势,JS对函数的友好程度正是它的一个优势。说起来JS也支持继承这一套,而且使用原型链来实现比传统的面向对象语言更为底层(也相对灵活)。面向对象的思维和函数式的思维并不冲突(而是互补的),在JS中也都能得到支持,为何要拒绝了解函数式呢。...